文學作品

活版自由詩試作之一:明日之歌

 

明日之歌

 

你的歌是他的酒

你的手指是他的菸

你的窗簾是他的地窖

你的淚是他的貓

我只是一片葉子

在風的邊界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10-03 19:59:00

原住民文學分享之二:父祖之名

大霸尖山:北勢群泰雅人聖山

父祖之名

瓦歷斯.諾幹

 

你們都知道我的名字叫mumug,在我們祖先的話裡,意思是「樹瘤」。樹瘤就是地上的星星。我的祖父曾經用顫抖的嘴唇唱族人遷移的詩歌,那時候族人剛剛離開賓斯博干,是祖先從石頭迸裂的地方、野獸群聚與神鳥西麗克卜吉凶的時代,每個需要遷移的族人,都被賦予成為一顆膨脹的星星的任務。

讓我送給你們一張布之舌、柺杖的結

願所有的風和荊棘的刺都閃過你們

願你們腳踏的地方平滑順暢

不論你們散落在任何溪邊的角落

不要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不要像那掉落的葉子

願你們像星星般膨脹明亮

讓你周圍的人稱讚你們、敬畏你們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09-26 13:40:00

原住民文學分享之一:沒有箭矢的弓箭

〈沒有箭矢的弓箭〉是一篇以原住民(阿美族、太魯閣族)為背景的小說,藉一個事件來說明一對戀人的情慾,故事連結歷史事件,呈現出一組今古對照的強度。另以本人的小說〈父祖之名〉來看看漢族與原住民書寫所謂原住民文學的異同,讓大家有個討論的空間。

 

沒有箭矢的弓

施叔青(中國時報人間副刊20070924-25)

 

    那個秋雨綿綿的黃昏,阿美族前舞者田中悅子雙手遞上慶修院修復後開光的請帖,以十分鄭重的口氣向無絃琴子表示花蓮縣政府是將它當做古蹟來拯救,請帖內附有一份修復過程說明,是用日文寫的,還請無絃琴子特別留意。

  歸化日籍的田中悅子用「拯救」二字來形容地方政府修復慶修院的重視與決心,無絃琴子記得當時聽了心頭一凜。

    果真如此。說明書詳細記述修復動工之前,聘請土木建築專家深入勘查,發現主殿佛寺樑柱遭白蟻、腐朽菌侵蝕,地下排水不良,潮濕長霉,重修時採取嚴格的防蟲、防腐、防潮預防措施,將整體木結構,上至屋架柱樑、迴廊欄杆,下至地板高架,一件件依序拆除,拆下來的木材逐件檢視,遭白蟻、腐朽菌、蠹蟲蛀蝕的棄置不用,看似依然完好的木件,先用木材針孔鑽測強度,再請大木匠依其經驗,以木槌間接敲擊試它音色,檢查木料是否遭受蛀蝕。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09-26 13:20:00

YAYAYA

母親在甜柿園

YAYAYA

 

沒有任何種族可以壟斷美麗、智慧或力量。──賽澤爾(Aime Cesaire)

 

    伊娃.蘇彥從山林裡走了下來。籐編背簍帶負重物頂著額頭,額膚平滑似水,是歲月勞動的痕跡一絲一絲抹平的,等到額頭無力頂住裝材裝菜裝什物的背簍,很快的,時光就會添加暫置的皺紋,像深谷一樣鏤刻在臉部四周,形成一幅亙古的窮山惡水圖。伊娃.蘇彥盡量避免回憶出生之地,那是族人稱呼為「聚集樟樹的小山」之地,如今已被換置為中文字眼--中科。「科」字在早年客家墾戶命名時還保留著容易辨認的「山」部--嵙,去掉了「山」部,容易讓人聯想到離此三十里之遙的后里臺地--刻正塵土飛揚積極興建中的中科(中部科學園區)。等到中部科學園區正式啟幕,可以想像報章雜誌案牘連篇的報導盛況,金碧輝煌的中科(中部科學園區)就要取代了沒落寒傖的中科。其實中科也早已經不是「聚集樟樹的小山」,現在豐原客運一日發車五班次的產業道路上,行經中科眾小山,三、四人圍抱的樟樹也已經調換成矮壯的粗皮大梨,樟樹急遽縮小,縮成尋常人家窗台前的一窩盆景,委屈了習慣呼天搶地的枝枒。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08-08 00:18:00

樂活記大同大禮篇

大禮部落一景

早上打開信箱,花蓮縣文化局的一封信,原來是2007花蓮文學獎得獎名單,結果這首詩獲得了優選,是今年得到的第一個地方文學獎,果然早起有好事,是為誌。

 

希望你們也喜歡這首詩。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08-01 15:01:00

城隍有好吃

城隍有好吃──記新竹城隍廟及其小吃

 

 

 

環植刺竹,於是我們有了竹塹

登上四座木製城樓

將風收納,將八方風景收為

地誌,或者家傳剪貼簿

眉批的字跡也許凌亂

道卡斯族人奔走的路徑

陰虛陽實的筆劃相隨

黑水溝載生也載死

風吹竹塹,於是

我們還要城隍廟管人心

善事報天庭

惡事通地府

 

世事混濁,上天庭下地獄

也不許做個餓神夭鬼。

城隍有令,炸燬的金爐

作羹湯小店[1],律令急急

急不得師傅川燙滾燉

酢料視如前生,洗淨

穿鑿附會的謠言,燙過

之後如浴火鳳凰,搓之

揉之,城隍之前泯怨除仇

人人得而食之──

請嘗一口魚羹肉羹

濃濃稠稠的人生海海

 

海海人生如黑浪拍鍵

一艘艘遠渡的船隻

像新生的序曲,彈出

曲折的黑白鍵音

家族的故事喝了幾桶海水

終於抵達梅花鹿的平原

我們的舌頭首先遺傳祖先的

鹽分,生活是一面沾油的煎鍋

海洋的蚵仔,宛如家族背脊上

沾滿陽光曝曬的顆顆汗漬

來,一口王記蚵仔煎[2],要味蕾

直抵族譜第一頁

 

翻開城隍廟首頁

左文判,右武判

陰陽六司輾轉地界

命有浮萍也有大山

運有螻蟻也有大海

只有阿城的手推車[3]

海風晾乾的米粉味牽不走

范謝將軍聞著祖傳的滷汁

通體沖散黑夜的魑魅魍魎

轉個身,黑夜將盡

推車又準點駛入

城隍內

 

城隍之內,光緒御賜

「金門保障」[4]安坐上位

天狗災星早已遠颺

張天師留下法會三點水

一滴解厄

再點安魂

三滴國泰民安

做人做神或做鬼

不忘潤字三點水[5]

擦上攤開的潤餅皮,你可看見

刺竹環植的竹塹也鬆軟了起來

於是人們傳頌:城隍廟裡有好吃



[1]日據時代城隍廟燒金紙的金爐被日本鬼子炸了,金爐沒了,「雅珍號ㄍㄜ ㄍㄜ羹」鼻祖林老柏將店面挪到這裡做起生意。

[2] 王記蚵仔煎在新竹城隍廟內,大約是從民國四十幾年開始賣蚵仔煎。

[3] 城隍廟小吃的開山老祖叫阿城號,最早時推起古老的推車在廟口賣起米粉迄今。

[4] 緒十七年(西元一八九一年)大陸江西省龍虎山第六十一代嗣漢張天師奏請夜觀天文,以天狗星躔度於牛郎及織女兩星之間,謂主殃臺灣海島,建請速辦法會。法會選在新竹縣城隍廟舉行。光緒於是欽賜「金門保障」親筆墨匾一座(「金門」即國家大門之意),並將新竹城隍晉封「威靈公,新竹都城隍」,成為省級的城隍。

[5]城隍廟口附近老字號『郭潤餅店』老闆說:『潤字三點水,潤餅裡要帶點湯頭吃起來才上口,缺少水分潤喉的潤餅只會令人難以下嚥。』

 

<2006竹塹文學獎新詩首獎>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07-21 21:39:00

思念的旅程----淡水河溯源

思念的旅程──淡水河溯源

  

 

地球的身體包裹著羊水
心跳隱藏億萬年的記憶
童年的夢境頻頻放映
它用鹹鹹的淚水扣問
以海浪的牙齒咬囓陸地
在油庫口撕開拉鍊般的河流
山崙上留有劉銘傳的砲口
卻被歲月禁錮不再言語
只有遠方的山巒站成一枚
箭頭,像雲的隱喻
 
聖多明哥與安東尼城堡
會不會是兩把鑰匙?
紅色的頭髮在窗前飄過
1661年以前,歷史的巨人
鎖住了什麼秘密?
當水線向平原散開,原住民
凱達格蘭已成凝固的街道
只有一年一度的嘉年華會
歡慶最好的消失的族人
 
關渡向右,基隆河在八堵
轉個大彎,一彎就堵住馬偕
鍾愛的族人奔來,華麗的問號
爬上三貂嶺,山頂再一步
就滑入吳沙喜歡的開蘭。
直直走向躺成千萬年的龜山
新店溪匯流河洛與泰雅的汗水
它們沉澱為水亮的翡翠
願意用情深意重的速度
流入旱了很久的漢子。
時間的手指繼續往前延伸
曾經多樹的樹林以九十度
逗引放逐的靈魂
 
鮭魚一樣的命運
遺傳的觸鬚摸索著
童年從山裡伸出手腳
就在巨石的神話裂出細縫
雪山山脈努力擠出
最涼最甜的乳汁
在海洋出生的地方
每一滴新生的水滴
是一顆地球的寓言

(2006台北縣文學獎新詩佳作) 

閱讀全文 | 文學作品 | 2007-07-21 2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