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學譯注賞析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答夫秦嘉書》 徐淑

 《答夫秦嘉書》    徐淑

 

【題解與作者】

【題解】

  本文選自《藝文類聚》。秦嘉,生卒年不詳,字士會,東漢隴西郡(治今甘肅省臨洮縣東南)人(一說漢陽郡平襄,即今甘肅省通渭縣人),為徐淑夫婿,桓帝時為郡吏,任上計掾ㄩㄢˋ之職,奉派入京時,徐淑因病歸返母家,未能同行,也無法面別,秦嘉乃特地派車往迎,並附書信一封;然徐淑久病未癒,終不得前往,故答以此書。秦嘉奉召入京後,升任黃門郎。後病死於津鄉亭。秦嘉作為東漢詩人,現存四言《贈婦詩》一首(一作《寄內詩》),五言《留郡贈婦詩》三首,皆載《玉台新詠》;還有四言《述婚詩》三首;此外,還有書信體散文《與妻徐淑書》和《重報妻書》。他的詩主要是抒發自己因仕宦離家,不得與妻子面別相聚的悵惘和愁思。充滿了人情味和生活氣息,感情真摯深沉,十分感人。清人沈德潛評論說:「詞氣和易,感人自深。」
 
    
女詩人徐淑《答夫秦嘉書》,就是一封體現夫妻間關切之情的著名書簡。在文中,把她對丈夫的無限思念和遠別的深沉的憂傷感情細膩入微地表達出來。情意纏綿,真切感人。
全文文辭秀麗,情意宛轉。
補充:
    
秦嘉因要前往京城上任,欲接徐淑返家團聚,於是捎信告之。當時適逢徐淑因病於娘家休養,無法返家,乃有四封書信的往來。它們的順序及篇目是:(秦嘉)與妻徐淑書(徐淑)答夫秦嘉書(註:即本課課文)(秦嘉)秦嘉重報妻書(徐淑)又報嘉書
 
【作者】
    
徐淑,東漢末隴西人,生卒年不詳,秦嘉之妻。秦、徐婚配十分和美,感情甚篤,夫婦共同雅好詩文,秦嘉曾為此專門寫下《述婚詩》,以謝蒼天降福,得此美滿婚姻。
    
東漢桓帝年間,因丈夫出仕洛陽時,她病居母家,未及面別,兩人遂相互贈詩寄書,表達顧戀思念之情。後秦嘉客死異鄉,徐淑聞訊,親自前往接回靈柩。面對兄弟逼嫁,她毀形自守,誓死不從,作為誓書與兄弟,堅決表明守寡之志。後因哀慟過甚而卒,鄉人將其夫婦合葬一處。據《通渭縣誌》記載,縣城西約八十里榜羅鎮附近的秦家坪,有秦嘉、徐淑的墓及碑刻。
    
作為東漢女詩人的徐淑,今存詩文若干篇,均流露出一往情深的夫妻之情。《隋書經籍志》曾著錄有集一卷,已佚。今存有《答夫詩》一首(載《玉台新詠》),其文辭淒怨,一往情深。另有書信體散文《答夫秦嘉書》、《又報秦嘉書》、《為誓書與兄弟》等三篇(載《藝文類聚》和《太平御覽》)。清人.嚴可均輯有《後漢秦嘉妻徐淑傳》,載於他的《鐵橋漫稿》卷七中。

 《答夫秦嘉書》    徐淑

 

 【課文精讀】

【第一段】徐淑舉孔子執鞭之言鼓勵秦嘉毋失意,當戮力上進。

    知屈珪璋,應奉歲使,策名王府,觀國之光,雖失高素皓然之業,亦是仲尼執鞭之操也。
【注釋】

知屈珪璋應奉歲使:你富於才智,人品高潔,卻委屈奉召為報戶口、賦稅之使。屈,委屈。珪璋,玉器之貴重者,喻傑出的才華。此喻秦嘉才品俱佳。珪,音ㄍㄨㄟ、璋,瑞玉。上圓下方為珪,半珪為璋。應奉,奉命。奉,奉派。歲使,指在歲末代表地方長官,向朝廷報告戶口、賦稅等事宜的官職。
策名王府觀國之光:指名字被書寫在朝廷的官吏名冊上,又能見識到京城的繁華。策名王府,指任職於中央。策名,古人出仕,將名字書寫於簡策上,以示臣屬於君。策,簡策,此作動詞,指書寫。觀國之光,嫻習上國(京師)禮儀。
雖失高素皓然之業亦是仲尼執鞭之操:雖然無法做到清高的職位(喪失你清高潔白的志業),也不違背孔子所說執鞭的原則(符合孔子安於義理以求富貴的節操)。高素皓然之業,喻位居清高的職位。高素皓然,高潔朗明。仲尼執鞭,典出論語.述而:「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執鞭,持鞭駕車,比喻低微的工作。操,節操。
 

【語譯】夫君將奉命上朝廷述職,我知道這委屈了你美好的才華。因為你你的名字已被書列在今年王府出差的名冊上,能夠見識到京城洛陽的繁華。雖然是失去高潔光明的志業,但如孔子所說的,假若富貴能靠求取而得,就算擔任車夫這種微職也願意。
 

【第二段】抱憾自己因病無法會晤道別,並表達對秦嘉關切思念之情。又以懸想之筆描述秦嘉遠行之艱辛,雖無法隨行但心意始終相伴,冀望未來相聚。

    自初承問,心願東還,迫疾未宜,抱歎而已。日月已盡,行有伴例,想嚴裝已辦,發邁在近,「誰謂宋遠,企予望之。」室邇人遐,我勞如何!深谷逶迤,而君是涉;高山巖巖,而君是越;斯亦難矣。長路悠悠,而君是踐;冰霜慘烈,而君是履。身非形影,何得動而輒俱,體非比目,何得同而不離。於是詠萱草之喻,以消兩家之思,割今者之恨,以待將來之歡。
【注釋】

自初承問四句:承蒙你的關心,奉派入京之初,派車往迎,我臥病於母家,內心雖願意面晤話別,但為疾病所困,不宜啟程,只能慨歎抱憾。承問,承蒙問起。
日月已盡四句:日月已盡:歲月已到年底,指丈夫秦嘉出發日期已近。行有伴例:指這趟行程按照常例,當有同伴相隨。伴例:指慣例上有隨行的同伴。嚴裝已辦,整理行裝之事已辦妥。指行裝已齊備。嚴裝,整理行裝。嚴,整飭。發邁在近:指即將出發遠行。邁,遠行、行進。近,近期。
誰謂宋遠企予望之:語出詩經.衛風.河廣。原詩意謂衛與宋相隔黃河,客居者思念故國,渴望回鄉,故心中不覺黃河寬廣。此借指徐淑、秦嘉身雖遠隔,心仍相繫(指徐淑對丈夫的深切思念。)。宋,宋國。企,通「跂」,踮起腳跟。予,我。
室邇人遐我勞如何:意謂住得雖近,但人即將遠離,兩人卻不得相見,心裡的思念是多麼的煎熬人啊(我心中有無限的憂愁)!室邇人遐:ㄕˋ ˇ ㄖㄣˊ ㄒㄧㄚˊ語出詩經.鄭風.東門之墠(ㄕㄢˋ):「其室則邇,其人甚遠。」房屋就在近處,可是房屋的主人卻離得遠了。多用於思念遠別的人或悼念死者。比喻思念甚深,卻不能相見。邇,近。遐,遠。=室邇人遙、室邇人遠。勞,憂也。
深谷逶迤四句:想像你跋涉了曲折綿延的深谷,攀越了峻險聳立的高山。深谷曲折綿延,而夫君卻要涉水渡過。山崖高聳峻峭,而夫君卻要攀登越過。逶迤,音ㄨㄟㄧˊ,曲折綿延的樣子。是,助詞無義。巖巖,高聳、高峻的樣子。
長路悠悠四句:想像你踏上連綿不盡的長路,走過寒冷凜冽的冰霜。悠悠,連綿不盡的樣子。冰霜慘烈而君是履:沿途冰寒霜重,而夫君卻要一步一履走過。慘烈,氣候寒冷凜冽。
身非形影四句:意謂夫妻終究是兩個不同的個體,無法始終形影不離。指我們兩人不是形和影,哪能時時刻刻相依不分離?人並非比目魚,怎能時時同行不分離?俱,一起,指相聚。比目,即比目魚,鰜、鰈等魚類的統稱。古人以為此魚只有一目,須
兩兩相並始能游行,常用以比喻形影不離的夫妻或情人。
比目連枝:用以比喻情侶難以分捨,恩愛非常。比目,指比目魚。連枝,指連理枝。=鶼鰈情深/比翼雙飛/伉儷情深/比翼連枝。
詠萱草之喻以消兩家之思:我心中吟詠伯兮之思,希望如同詩中女主角得到忘憂草,以消除相思之苦。語出詩經衛風伯兮:「焉得諼草,言樹之背。」諼草即萱草,又稱「金針」,古人稱忘憂草。
 

【語譯】當初你來信問我是否返家相聚,我心中真是很想回去,奈何迫於疾病身體情況不適無法回家,只能滿懷遺憾和感歎!上京的時間很快就到了,這趟遠行應當有伴與你隨行,我想所有行裝包囊和路程規劃都已嚴謹莊重的準備妥當,你的旅程即將要開始出發。你我住處相距不遠,但迫於疾病無法相見,猶如居處雖接近,兩人卻像分隔很遠,思念甚深,而不能相見,咫尺天涯,讓我心中充滿憂思啊!曲折綿延不絕的深谷,你將要跋涉而過,座座高山峻嶺,也要辛苦攀越,這真是何等艱難!路程漫長無盡,你要一步一步行走下去,寒風凜冽冰霜深厚,你卻需一腳一腳踏過。我倆並非如同身體和影子,怎能常常相聚相依?我倆也非比目魚般,怎可能使身體永遠在一起不分開呢?於是我只好孤單的吟詠詩經衛風伯兮中忘憂草的詩句,藉此消除夫妻分離兩地間的相思,忘掉現在的離愁哀怨,期待將來與你歡聚的時刻。
 

【第三段】含蓄委婉勸勉秦嘉能不惑於世俗紛華,篤定志念,積極奮發。

    今適樂土,優游京邑,觀王都之壯麗,察天下之珍妙,得無目玩意移,往而不能出耶?
【注釋】

今適樂土:指秦嘉前往京城。適,往。樂土:和平安樂的美好地方,此指京城洛陽。下文京邑、王都,均指洛陽。詩經˙魏風˙碩鼠:「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優游:閒暇自得的樣子。
壯麗:雄偉華麗。史記˙卷八˙高祖本紀:「且夫天子以四海為家,非壯麗無以重威。」
目玩意移往而不能出:意謂不因賞玩美景而轉移意志,荒廢正業,耽溺其中而不能超脫。指眼睛玩賞京城美好的聲色而改變情意,沉溺於繁華誘惑而不能自拔。此有鼓勵秦嘉積極表現之意。目玩意移:賞玩美好的事物而改變心志。玩,玩賞。出,超脫之意。

 
【語譯】現在你就將前往美好的地方,悠閒逸自得地遊於京城,欣賞王都的雄壯富麗,觀玩天下珍奇美妙的事物,但是否會因為眼見玩物受吸引而改變心意,深陷於繁華俗世被迷惑至不能自拔呢?

◆課文注釋補充:
注釋:《論語.述而》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富而可求:而,「如果」之意。好:喜歡、愛好。)

語譯:孔子說:「富貴如果可以求得到的,即使做賤役的工作,我也願意去做;如果不可以求得,還是從我所喜歡的去做吧!」
 
注釋:《詩經.衛風.河廣》:「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刀,刀船,小船。崇,終也。)
語譯:誰說黃河寬又廣?如一片葦葉的小船就能渡過去。誰說宋國遠又遠?我踮起腳跟便可眺望。誰說黃河寬又廣?竟然難容一條船。誰說宋國遠又遠?不用一個早晨就到了。
詩序:「河廣,宋襄公母歸于衛,思而不止。」
   
此詩背景,舊說為衛文公的妹妹嫁與宋桓公,生下宋襄公之後,被休離歸宗衛國。後來襄公即位,現實環境不容許她回宋國,於是她便作這首詩以抒發思兒的苦悶。
 
注釋:室邇人遐,我勞如何:《詩經鄭風東門之墠》:「東門之墠,茹藘在阪(茹藘,又名蒨草,它的汁液可以染成絳色。阪,坡地)。其室則邇,其人甚遠!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語譯:東門外的大廣場,土坡長著紅茜花。你家離我家那麼近,人卻彷彿遠在天涯。東門外有片栗樹林,那裡有戶好人家。我難道不想念你?可你不到我家來呀!
【註:詩序:「東門之墠,刺亂也。男女有不待禮而相奔者也。」「東門之墠」指男女相思而不得見的詩,後用以表示思念遠人或悼念逝者。墠,音ㄕㄢˋ,土墩,祭祀用場地。平整的場地。茹藘ㄌㄩˊ,又名蒨ㄑㄧㄢˋ草,它的汁液可以染成絳色,可作紅色染料。阪,ㄅㄢˇ坡地。室邇人遠(遐):指居處雖近,但人卻很遠。比喻思念甚深,卻不能相見。】
 
注釋:詠萱草……之思:語出詩經衛風伯兮:「焉得諼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使我心痗。」

語譯:哪兒能找到忘憂草?找來種到後院中。每天魂牽夢縈想著丈夫回來,使我心病難治意難通!
【註:焉,何處。諼草,又名「萱草」,即今之金針菜,古人認為萱草可以使人忘憂,遂又稱「忘憂草」。言,語詞。樹,種植。背,北堂也。「背」字可與「北」字通用。說文:「北,乖也,从二人相背。」願言思伯:即念念不忘地想她丈夫。願,念。言,語詞。伯,兄長,此處是女性稱她的丈夫。痗,音ㄇㄟˋ,病也。
詩序:「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為王前驅,過時而不反焉。」】

【寫作技巧】

全文以鼓舞為經,以繫念為緯,交織出溫婉纏綿的情意。

第二段除表明作者不能回家的無奈與深切的掛念以外,還說道:「深谷逶迤,而君是涉;高山巖巖,而君是越;斯亦難矣。長路悠悠,而君是踐;冰霜慘烈,而君是履。」作者設身處地以「示現」手法,把想像裡丈夫赴京城遠行途中可能遭遇的艱辛與危險描繪出來,彷彿追隨他去跋山涉水一般。

【深究鑑賞】(轉貼自:http://teacher.whsh.tc.edu.tw/tanya/f2blog/download.php?id=454)

一、鼓舞為經,繫念為緯

作者在信中以「策名王府,觀國之光」鼓舞秦嘉,並用「雖失高素皓然之業,亦是仲尼執鞭之操也」加以勉勵。

接著表明不能回家的遺憾,說自己「心願東還」,奈何為疾所迫,並引用《詩經》詩句「誰謂宋遠,企予望之」表明心中無時不在思念。

想到丈夫即將遠行,她的心思追隨他跋山涉水,字字牽掛,句句不捨。

二、情感轉折,首尾圓合

然後緊接語氣激動的反詰:「身非形影,何得動而輒俱?體非比目,何得同而不離?」控訴對殘酷現實所懷的憾恨不平,強烈抒發不能相聚的憾恨。接著以萱草忘憂來撫平情緒,將心情轉折到對相聚的期許。

末段呼應起首「策名王府,觀國之光」,以優遊京邑樂土,可以「觀王都之壯麗,察天下之珍妙。」來鼓舞原來覺得委屈的丈夫,說悅目的賞玩會改變他原先不樂意前往的心意,全文至此首尾圓合,溫婉動人。

三、示現生動,巧用典故

「深谷逶迤,而君是涉;高山巖巖,而君是越;斯亦難矣。長路悠悠,而君是踐;冰霜慘烈,而君是履。」徐淑想像丈夫赴京途中,路程迢遙跋涉的艱苦,運用「示現」手法,將觸發感動的情境景象重現讀者眼前,這段文字在示現之外,用字用詞十分講究,並運用排比、類疊以形成韻律感,讀來別具情味。

信中「仲尼執鞭之操」、「誰謂宋遠,企予望之」等引用,既深化文意,也為這充滿纏綿情意的書信,增添典雅氣息。

四、形式優美,辭藻講究

這封篇幅簡短的家書,除運用示現、引用、排比、感嘆、類疊、反詰等手法外,另有珪璋、比目、萱草等譬喻修辭,既典雅又有變化。行文多用四字句、六字句,句式兩兩配對,音韻和諧,全文呈現精緻優美的風格。

文章流露溫婉纏綿的情意,秦嘉與徐淑這對夫妻視對方為知己,雖有不能相隨的無奈與憾恨,卻沒有怨懟。書信中所流露的真誠堅定的愛意,以及因無奈分離而帶來的思念和憂傷,令人感懷不已。

 



2011-11-18 07:36:12│ 點閱次數(818)│ 中國文學譯注賞析

廣告.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