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學習

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文化演進造成人類適應的危機

文化演進的速率是否造成人類本能適應的不良,從而造成人類之間殘酷的汰擇現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台大生命科學院於2008530上午舉辦了一場的座談會,主要是台大生演所周蓮香教授於美國加州大學修業的指導老師Richerson教授來台,以他當前研究的主題,與其他學者共同由不同層面與方向去探討「文化演進與人類生態」。筆者認為這方面的知識,需要一個整合的觀念,提供給心理學者與社會學者一個關於社會壓力與精神病變可能的根源性原因。

在物種演替的過程中,大家熟知的是十九世紀達爾文的演化論,物種經由基因的突變或漂移等等,在經過物種內部或外部的天擇壓力,逐漸使物種內個體的特徵改變,在相當長的時間累積下,物種特徵才會明顯地改變,但在個體自身的世代裡,其特徵由出生到死都是一樣的,只有在有性生殖下一個世代的基因重組下,略有變化。

達爾文演化論在二十世紀被確認是個體層級物種演化最恰當的理論,然而在他的理論被確認之前,對於物種的演替仍有許多說法,最為有名的是法國博物學家拉馬克(Jean Baptiste Lemarck17441829)所提出的演化論。拉馬克是最有名的分類學家林奈(Carl von Linné)的繼承人,生物學這個名詞也是由他所發明。

拉馬克是演化(進化)論的倡導者和先驅,由他最先提出生物物種演變進化的學說,他認為當前的高等動物是由遠古的低等動物演變而來的。但是他的理論最後被揚棄,原因是他的理論認為:物種的演替是在單一世代內就能形成特徵的變化,進而遺傳下去。

舉個例子來說,拉馬克認為長頸鹿脖子為何會那麼長,是因為一個世代的個體為了吃較高的葉子,不停向上伸長脖子,而脖子也就在這樣的努力下被拉長,當他繁殖下一個世代時,被拉長的脖子,也能夠遺傳下去,使下一個世代在長脖子的基礎上繼續拉長。

在今日我們知道一個世代內特徵改變後,將之遺傳下去是不可能的事。好像親代斷了手,孩子不可能遺傳到斷掉的手;而高個子的雙親不一定生出高個子的孩子。基因在親代出生時,就已經固定了,我們身體內的基因,不會因為環境使我們的部分特徵改變,就改變了我們細胞內的基因,而把它遺傳下去。

這也是達爾文演化論會被接受的原因,物種的演替不是只有進化,而是在進退之間發展改變,故將evolution一詞譯為「演化」較為恰當。

達爾文演化論對長頸鹿脖子會那麼長的說法是,在一個族群中因為競爭,長頸鹿的祖先必須吃較高的葉子才能存活,族群內較矮的個體因為吃不到葉子而死亡淘汰,族群則僅剩較高個體,這較高個體的基因被延續下去。如果競爭壓力一直持續,每一個世代比較矮的部分個體都被淘汰掉,加上基因突變等等基礎,使基因在少數下一世代脖子長度上,能夠發展出脖子更長的基因,那麼長頸鹿便能在世代的輪替與淘汰下,逐漸發展出長脖子。當前農產水產畜牧的育種,即是依著這樣的理論進行。

但換一個方面想,如果長頸鹿不能突變出更長脖子的基因,來使下一世代的脖子能更長,在競爭壓力持續下,那這個物種就會完全被淘汰而滅絕;若是競爭壓力遠超過基因改變的速率,同樣的,這個物種也是會被淘汰。所以長頸鹿今天能夠存在,可以說是在許多擁有同樣競爭壓力的物種間勝出,其他不能適應的物種,就不存在於現世。

在了解了拉馬克與達爾文演化論的差異後,我們知道物種形成或是物種內特徵的改變,是需要很長時間的,也因此拉馬克的理論並不適用在個體的演化上。但是時至今日,我們不能說拉馬克的「進化論」就無任何可用之處,如果把拉馬克的理論套在文化或文明的演化時,我們會發現這理論正好契合了文化演進的過程。

文化的演進是一個世代累積該世代的文化之後,下一個世代站在這個基礎點上,繼續發展他們自己的文化。舉個例子來說,我們在聽父母世代的台語老歌與黃梅調下,發展出了自己世代的民歌,而下一個世代在聽著我們的民歌下,又擁有了RAPRnBhip hop文化。

這樣的文化演替是相當快速的,在每個世代的基礎上,不停的往上疊加。每個世代在物質條件許可下,創造出自己的新文化,產生出該世代的新特徵,所以在世代之間,經常會發生代溝的現象,上一個世代往往適應不了下一個世代的文化,因而拒絕接受、只會批判,最後便形成在主流社會文化中,老人被邊緣化的現象。

當文化以「拉馬克進化論」的方式快速演替變化時,我們必須要想,我們的身體是不是就能適應文化的演變速率,畢竟肉體基因是以「達爾文演化論」的方式在緩慢變化。若說文化是精神層次的事物,基因是肉體層次的基礎,那麼人類肉體已經遠遠趕不上人類精神的腳步!

在該系列演講中,Newson博士舉出一些相當有趣的例子,已開發國家的生育率都比開發中國家來得低,而台大陳玉華教授也舉出台灣生育率由六七零年代的四五個小孩,降低到目前的1.1個小孩。她們舉出特別是經濟發達、教育程度高等等因素,與生育率低有著相依的關係。

如果我們把文化演進速率的因素加進去,其實不難了解為何會有這樣的現象。首先必須要釐清的一個觀念是,人類的文化或文明是在物質基礎豐厚下,才有發展潛力的,在貧困的條件下,人類生活僅求溫飽存活時,是沒有餘力進行精神層面的突破。以中國各朝代文化來看,都是在安定與富足的時期蓬勃發展。若以當前世界的主流文化來看,許多的流行都是在已開發國家中發展締造,然後再由世人跟風。

在富足的條件下,文化演進如果喻做等比級數的增加速率,那人類肉體基因演進變化的速率,可以說比等差級數增加的速率來的低。也就是說,百年間文化演變的速率,對基因來說,可能需要上萬年甚至百萬年的時間才能跟得上。加上文化與文明可以說是少數人所創造的,大部分人只是應用與追隨,更顯出大多數人不具相對應於該類文化或文明的基因。以個人電腦(PC)發展來說,不過是三十多年的事,不論是硬體或是軟體發展,都使得三十多年前就已經使用電腦的族群,有著不適應新軟硬體裝置不斷添增的現象,更別說五十歲以上的族群,能夠普遍以電腦代替紙筆,以網路代替書籍了。

快速的文化演進造成肉體層次跟不上精神層次的情況,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形成精神壓力。高知識份子或是忙碌於經濟活動的族群,每天必須處理的資訊,遠遠超過原本身體基因的設定,這樣的資訊壓力,往往壓迫神經系統,產生精神壓力。在行為生態學許多的研究都顯示,壓力會阻礙母體受孕的能力,形成「壓力避孕」的自然現象,這便是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生育率落差的原因之一,同時也是肉體對文化演進適應不良的現象之一。

根據科學家統計,在媒體資訊不發達的時代,每個人所獲得的訊息,平均來自週邊十五個人的知會。而今日媒體發達的情況下,天天有電視可看,天天有網路可以搜尋,原本不會知道的訊息,成千成萬倍地呈現在眼前。如果是在五十年前,南洋海嘯與四川地震的損失與死亡,遠在台灣的民眾或許只能知道「好像死了很多人」的模糊訊息,就猶如當年唐山大地震一般,並不會有太大的感受。而今日媒體在天天二十四小時的播報下,我們有了親臨的切膚之痛。

以負面資訊來說,負面資訊會引發危機感,原本肉體本能可以適應與承受來自平均十五個人的資訊,而今日這些負面資訊卻被擴大成來自全世界,在肉體基因演變緩慢,於這上百年來幾乎沒太大的變化下,一旦過度的負面資訊狂轟個人,等同過度的危機壓迫,會促使人類的神徑系統持續往情緒的迴路走,當理智與情緒達不到平衡時,很可能引發神經系統病變,好似電線承載過高的電壓,造成電線過熱變形,甚至短路的現象。若現代人的憂鬱症來看,便是大腦神經系統只跑情緒迴路的結果。

筆者於座談會次日曾於Richerson教授私下討論,當文化演進的速率遠超過人類個體基因演化時,文化是不是就會形成新的、強烈的汰擇壓力,進而以神經系統異常或病變的精神疾病徵狀呈現出來。Richerson教授的答案是肯定的,並說現在西方各國已經在著手這方面的研究。

在台灣文化演進速率過快的結果,已經浮現在精神科看診數提高的數據中。過度的狗仔文化,過多的負面新聞,超出我們身體的承受能力,加上新文化的不斷產生,不能適應的族群逐漸被邊緣化,而個體也隨著年紀的增長,適應不了更新的文化,使得老人成為文化邊緣人。如果要讓文化的演進能跨越世代與族群,那研究如何減輕文化與文明所帶來的壓力,很可能是未來社會政策的新議題。

 



2008-06-03 20:45:00│ 點閱次數(3769)│ 知識學習

廣告.

網友回應

餃子蠻頭

From IP:86.13.XXX.XXX

發表時間:2008-06-21 06:26:51


拜讀你的大作 總有上了一課的感覺 真好

版主回覆:

謝謝你的閱讀,這樣的文章願意看的人不多,願意看的一定是懂得思考的。^^

Chrissie

From IP:124.171.XXX.XXX

發表時間:2008-06-18 19:06:46


唉 我就常常覺得我快被淘汰了
適應不良的不只肉體, 心理, 態度, 還有金錢咧

版主回覆:

哈哈!
所以要找時間放鬆調適啊。
在國外很重視這個,週末戶外休閒不是常有的事嗎?

只要活著,就不算被淘汰,想想那些掙扎在存活與死亡邊緣的人,我們的壓力還不致變成肉體的,所以退一步想得開,精神會有更大的空間翱翔。

I•M

From IP:219.68.XXX.XXX

發表時間:2008-06-05 17:33:06


新文章
我以為德廢客關台不寫了~

版主回覆:

我不會關台啦!
很久沒寫了,蠻抱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