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論文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全民國防教育:發展、分工與責任 ( 二 )

 本文為「98年全民國防教育學術研討會」論文

 
發表:王崑義
主辦:國防大學
日期:民國98年10月16日(星期五)
地點:國防大學復興崗校區資訊圖書中心五樓會議廳

 參、各國全民國防教育的發展

 
      全民國防雖在維護國家安全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要徹底執行則有賴獲得全民建立共識,否則容易淪為口號或是空談。西諺有云:「教育是最廉價的國防」,說明惟有透過教育民眾方式才能落實全民國防的理念。因此,透過教育方式推展全民國防,將全民國防向各界扎根,成為全民國防能否貫徹實行的關鍵因素。環顧世界各主要國家,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陸續制定與頒布相關「全民國防教育」法規,以落實全民國防觀念的推展。
 
一、美國
 
    1957年10月4日,當蘇聯成功發射首顆人造衛星史波尼克(Sputnik)進入太空之後,立即引起美國各界強烈震撼。一方面,美國加速發展「阿波羅登月計畫」(Apollo Lunar Landing Mission)作為因應;二方面,美國在1958年制定與頒布《國防教育法》(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 of 1958, NDEA),以此作為「滿足國家基本安全」的緊急因應措施,力圖扭轉美國在冷戰中處於不利的競爭態勢。[1]美國總統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在批准該法案時曾指出:「透過該法律,大幅地加強我們美國的教育制度,使之能夠滿足國家安全所提出的要求。」[2]
 
    儘管美國擁有當今全球最強大的軍事力量,但是對於推展全民國防教育卻一絲一毫不敢鬆懈。從《國防教育法》制定至今半個多世紀以來,不論是聯邦政府或是州政府,都將國防教育視為一項重要的公務活動。美國政府認為,國防建設可以帶動科技與教育發展,而科技與教育發展又可作為國防建設的強大後盾。為了維護美國的國際地位與國家安全,美國政府長期將國防教育視為國家重要事務,把國家的強盛,建築在國防教育的基礎上。[3]美國的全民國防教育主要特點如下:   
 
(一)融入正常教育管道
 
    美國政府在許多小學開設「核子戰爭常識」課程,邀請核子與國防事務專家學者主持講座。各州每年舉辦軍事夏令營,讓中、小學生經歷軍事生活,學習航海及航太知識,引發學生對現代國防事務之興趣。在高等教育方面,美國在全國三百多所高等院校設有531個後備軍官訓練團(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 ROTC)吸收青年學子參加。目的在使青年學生完成學業之前,接受必要之軍事訓練,達到少尉軍官的任職要求。參加後備軍官訓練團的大學生,由美軍支付受訓時的學雜費,並且擁有獎學金與補貼制度。[4]
 
(二)配合大眾傳媒宣傳國防教育
 
    美軍配合大眾傳媒,向青年學子介紹美軍現代化裝備、優渥的待遇,以及當兵可周遊世界、開拓眼界、增長知識等優點。此舉除了可推廣全民國防教育之外,更可吸引青年學子投身軍旅。[5]除此之外,利用相關節日舉辦各種名目的公開國防展示活動,如航空展、戰爭紀念館展覽等,對公眾宣導愛國教育。[6]
 
(三)重視國防文物保存
 
    美國各州均擁有眾多的軍事博物館,受到政府與軍方的廣泛支持。這些軍事博物館除展示美國在國防科技上的研發成果外,更可藉由館內展示品讓參觀者對戰爭有著更深的體驗與瞭解,促使人類避免重蹈過去的歷史錯誤與戰爭悲劇。如夏威夷陸軍博物館(U.S. Army Museum in Hawaii)展示珍珠港事變相關的戰爭裝備與殘骸,讓參觀者深刻體認國土安全的重要性。[7]
 
二、俄羅斯
 
    由於長時期經歷戰火的洗禮,使俄羅斯各時期的統治者均以國防為首要重點,逐漸發展出重視軍事愛國教育的歷史傳統。在蘇聯建政初期,為鞏固實力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對抗,前蘇聯的全民國防與國防教育受到高度的重視與支持。早在1920年代,蘇聯即採取民防措施來防衛城市、工廠、鐵路中心,以因應可能遭受到的化學武器攻擊。1935年甚至對多達三千八百萬的成人實施20小時的民防(civil defense)課程訓練。[8]之後也產生了諸如「小鷹軍事體育遊戲」、「少年軍校」等具有蘇聯特色的全民國防教育活動。[9]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原則上保留了蘇聯時期的全民國防教育活動,部份城市更依據自身特點制定了當地的全民國防教育活動。[10]俄羅斯的全民國防教育推展簡單可歸納出下列特點:
 
(一)重視國防教育立法
 
目前俄羅斯雖無專門的「全民國防教育法」,但是由相關法律處處可見俄羅斯對國防教育的重視。例如1996年5月31日頒布的第二部《國防法》則規定地方自治機關必須與軍事指揮機關相配合,在職權範圍內對俄羅斯公民展開軍事愛國教育。[11]其他諸如《俄羅斯聯邦國防法》、《俄羅斯聯邦兵役與服役法》、《安全法》、《俄羅斯聯邦徵集公民服役條例》等,均規定相關國防教育內容。[12]
 
(二)重視青少年國防教育
 
俄羅斯認為青少年的學習能力與可塑性最高,因而將青少年作為國防教育的宣導重點。其中以少年軍校最具特色,少年軍校招收14至16歲學生,具有2年、3年、4年與7年學制之分,藉由過著嚴格的軍事生活,將全民國防教育向青少年階層扎根。[13]
 
(三)利用大眾傳媒宣揚國防教育
 
前蘇聯時期,俄羅斯善於運用豐富的歷史資源對人民實施國防教育。蘇聯解體後,儘管俄羅斯陷入嚴重地經濟危機,但是俄羅斯政府仍投入巨資維修中央紀念館,透過動人的文字、圖片與實物資料,向民眾展示「衛國戰爭」[14]中艱難的抗戰過程。除此之外,俄羅斯主要的公園、廣場、街道都建有著名民族英雄、政治家或重大事件的雕像或紀念碑,藉以潛移默化民眾的愛國精神。
 
(四)重視國防文物保存 
 
俄羅斯擁有眾多軍事博物館,除了保存著俄羅斯近代重要的國防科技研發成果外,同時也保存眾多相關國防文物。例如,蘇聯軍事博物館(Military Museum, CCCP)的「大祖國戰爭館」(Great Patriotic War)中保存著許多史達林格勒戰役的相關文物,藉此向參觀者展示這場扭轉二次大戰局勢的重要戰役過程。[15]
 
三、中共
 
    中共建政初期,由於受到蘇聯建軍理念與戰後國家建設百廢待舉等因素影響,使得中共長時期以「人民戰爭」作為建軍備戰方向。基於「人民戰爭」的戰略指導思想,國防動員係以「軍民結合、平戰結合、寓兵於民」為原則,民兵與預備部隊在平時即已組建,以利戰時實施動員作業。[16]儘管中共積極強調「人民戰爭」的建軍理念,不過直到21世紀初期,中共才將「全民國防教育」予以法制化。 
 
自1987年召開十三大以來,即開始強調加強國防教育宣示。1997年3月14日,中共第八屆全國人大第5次會議中通過《國防法》。爾後,依據《國防法》第七章第40條至43條規範,以及《教育法》的相關內容與實際需要,於1999年3月全面啟動《國防教育法》起草工作。最後於2001年4月28日第九屆人大常委會第21次會議上,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教育法》。[17]隨後在同年的第九屆人大常委會第23次會議上,將每年九月的第三個星期六定為「全民國防教育日」,進行全國性的愛國教育、國防形勢或國防法治教育等。此後,各省也都依據該法,相繼訂立適用於各地方的《全民國防教育條例》,藉以實施地方性全民國防教育。[18]
 
中共的全民國防教育主要施教對象包括:[19]
 
1、公務人員
 
將國防教育納入公務員理論學習計畫與中共黨校體系。除全國2500多所黨校開設國防教育課程外,另外透過專題講座、到軍營過「軍事日」與短期訓練等形式,強化公務員履行國防職責的意識。
 
2、青少年學子
 
    中共在小學與初中九年的義務階段,納入國防教育課程內容,對青少年實施國防知識與愛國教育。部份中小學實施以國防教育為主的少年軍校活動。高等學校學生在學期間必須接受基本軍事訓練,在校期間接受36小時的軍訓課程,暑假期間還需接受2~4周的軍訓課程。[20]
 
3、民兵預備役人員
 
    中共擁有全球規模最龐大的準軍事兵力。自1982年之後,人民解放軍致力於建立其預備役部隊制度。而中共後備動員之體制則為民兵與預備役。[21]中共結合政治教育、組織整頓、軍事訓練等方式,對民兵與預備役人員實施國防教育。
 
   而中共的全民國防教育施教作為包括:[22]
 
1、中共統一推展「國防教育法」學習宣傳、「愛國防、奔小康、強國防」系列活動、「國防連著千萬家」廣播宣傳、「愛我中華、心繫國防」電視演講比賽等活動,吸引數億大陸民眾收聽、收看。
 
2、利用重大節日、紀念日與徵兵等時機,舉辦展覽、演講、知識競賽、軍事夏令營等國防教育活動。
 
3、利用報紙、電台、電視、網路等傳播媒體,開設國防教育專欄或相關節目,將全民國防教育理念深入中國大陸每個地區。
 
肆、我國全民國防教育的分工
 
一、我國《全民國防教育法》的立法
 
近年來,中共對我方軍事威脅與企圖,不曾因為冷戰結束與兩岸民間交流熱絡而減低,反而利用改革開放之後整體國力上升之際,加強對台軍事部署。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07年8月的中央內部會議上強調:「解放軍的工作只有一項,就是對台作戰」,也再次重申「加強對台軍事鬥爭的準備」。[23]另一方面,由於人口政策與實施家庭計畫的成功,使得我國人口結構呈現少子化的趨勢,導致我國國軍總員額不斷下降。[24]在這般彼長我消的情勢下,台海的戰略平衡正逐步向中共傾斜,所以我國的國家安全除有賴國軍持續建軍備戰外,更有賴全體國民共體時艱,遂成為我國推展全民國防的背景。
 
為建構「權責相符」、「分層專業」的國防體系,我國國防部於1998年4月起參酌各方意見,研擬完成《國防法》草案暨《國防部組織法》修正草案後轉請立法院審議,並於2000年1月15日經立法院完成立法程序。同年1月29日經總統公佈《國防法》,確立「全民國防」、「專業分工與兼顧軍事需要」等內涵,使國防組織調整專業化邁入新紀元,進而以全民之力,構成嚇阻敵人之戰力。[25]
其中《國防法》第三條規定:「中華民國之國防為全民國防,包括國防軍事、全民防衛及與國防有關之政治、經濟、心理、科技等直接、間接有助於達成國防目的之事物」。為貫徹與推展全民國防,因此有推廣全民國防教育之必要,故《國防法》第二十九條明定:「中央及地方政府各機機關應推廣國民之國防教育,增進國防知識及防衛國家之意識,並對國防所需之人力、物力、財力及其他相關資源,依職權積極策劃辦理」。自此之後展開我國《全民國防教育法》相關制定工作。[26]
 
我國《全民國防教育法》在2005年1月11日經由立法院第5屆第6會期第14次會議通過。同年2月2日經總統「華總一義字第09400014051號令」制定,並於2006年2月2日正式開始施行。
 
二、《全民國防教育法》主要內容
 
《全民國防教育法》立法的主要目的在於「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以增進全民之國防知識及全民防衛國家意識,健全國防發展,確保國家安全。」[27]共十五條條文,對各主管單位的分工概述如下:[28]
 
(一)全民國防施行之範圍與實施方式
 
    第五條規定以經常性實施為原則,其範圍包括:
 
1、學校教育。
 
2、政府機關(構)在職教育。
 
3、社會教育。
 
4、國防文物保護、宣傳及教育。
 
(二)行政院之職責
 
   第六條規定:「行政院應訂定全民國防教育日,並舉辦各種相關活動,以強化全民國防教育。」
 
(三)主管機關
 
   依第二條第一項規定,中央主管機關為國防部、地方主管機關為直轄市與縣(市)政府。
 
(四)中央主管機關應實施或辦理內容包括:[29]
 
1、全民國防教育法規、政策之研訂事項。
 
2、全民國防教育之研究、發展事項。
 
3、全民國防教育工作之策劃及考核事項。
 
4、全民國防教育工作之獎助及評鑑事項。
 
5、全民國防教育人員培訓及在職訓練事項。
 
6、全國性全民國防教育之宣導、推展事項。
 
(五)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掌理轄區下列事項:[30]
 
1、全民國防教育工作之策劃、辦理及督導事項。
 
2、所屬學校、機關 (構) 等辦理全民國防教育工作之獎助及評鑑事項。
 
3、所屬全民國防教育人員之在職訓練事項。
 
4、全民國防教育之宣導、推展事項。
 
5、其他全民國防教育有關事項。
 
(六)各級主管機關及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製作全民國防教育電影片、錄影節目帶或文宣資料,透過大眾傳播媒體播放、刊載,積極凝聚社會大眾之全民國防共識,建立全民國防理念。[31] 
 
(七)各級主管機關應配合動員演習,規劃辦理全民防衛動員演習之教育活動或課程,並於動員演習時配合實施全民國防教育。[32]
 
(八)各級主管機關應妥善管理各類具全民國防教育功能之軍事遺址、博物館、紀念館及其他文化場所,並加強其對具國防教育意義文物之蒐集、研究、解說與保護工作。[33]
 
(九)各級主管機關應給予參加全民國防教育之人員公假。[34]
 
(十)實施全民國防教育工作具有傑出貢獻之機關 (構) 、團體或個人,應給予適當獎勵。前項獎勵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35]
 
( 未完,待續 )
[1] 蔡國堂,〈他國與我國實施全民國防教育之研究〉,收錄於張文廣主編,《全民國防與國家安全之剖析》,(桃園,國防大學,2008年8月),頁101。
 
[2] Statement by the President Upon Signing the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 〈http://www.presidency.ucsb.edu/ws/indx.php?pid=11211〉。
 
[3] 蔡海璋、程曦華、程芬蘭,〈美、俄、中共全民國防教育之比較〉,《國防雜誌》,第23卷第5期,2008年10月,頁99-100。
 
[4] 蔡國堂,前揭書,頁102。
 
[5] 同上註。
 
[6] 蔡海璋、程曦華、程芬蘭,前揭書,頁102。
 
[7] 王清正,〈夏威夷陸軍博物館〉,收錄於馮國震編,《世界軍事航太博物館》,(台北:雲皓出版社,1995年2月),頁20-25。
 
[8] Leon Goure, Civil Defense in the Soviet Union, (Westport, Connecticut: Greenwood Press, Publishers, 1962). pp. 2-3.
 
[9] 李偉,《中俄非軍事單位國防教育比較研究》,(武漢理工大學法學院碩士論文,2006年3月),頁14。
 
[10] 蔡海璋、程曦華、程芬蘭,前揭書,頁104。
 
[11] 友誼主編,《葉爾欽時代的俄羅斯•軍事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6月),頁47。
 
[12] 陳耿,〈俄羅斯國防軍事立法概況〉,《解放軍報》,2004年1月26日,版3、2004年2月1日,版3。
 
[13] 李保忠,《中外軍事制度比較》,(北京:商務印書館,2003年),頁424。
 
[14] 衛國戰爭即二次大戰中對抗納粹德國的戰爭。
 
[15] 張毅弘,〈蘇聯軍事博物館〉,收錄於馮國震編,《世界軍事航太博物館》,(台北:雲皓出版社,1995年2月),頁123-125。
 
[16]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國防報告書》,(台北,國防部,2002年7月),頁45。
 
[17] 陳津萍,〈中共開展國防教育對台灣之啟示〉,《憲兵半年刊》,2006年9月,頁41-53。
 
[18] 陳津萍,《全民國防:高中暨社會教育授課參考》,(台北,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2007年5月),頁48;蕭朝琴,前揭書,頁125。


2011-01-13 10:18:54│ 點閱次數(603)│ 學術論文

廣告.

網友回應